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学 >夜色尚浅(同人,双重生H) > 夜色尚浅(同人,双重生H)
错误举报

我帮你破解无量流火

    她看上去快要碎了。
    眼泪在她眼眶里转了两圈儿,她忍着没哭。
    她不会给宫二再一次伤害她的机会。
    被抛弃一次,是她蠢。
    如果再被抛弃一次,那她才是真的无可救药。
    重来一回,她嘴角扯出一个习惯性的笑容,她不会再给任何人抛弃她的机会。
    宫二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浅浅是有松动的,只是她还不肯原谅,是他做的不够好。
    “浅浅——”他忍不住叫了她一声,“我帮你破解无量流火。”
    她知道宫二要谈条件了,才做完那种事,他便要谈条件。
    她脸上没什么变化地:“要我做什么。”
    “你留在角宫,我们成亲。”
    “这是两件事。”她心里不痛快,说出来的话也不让人痛快,故意找茬。
    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对宫二这样地任性别扭,她想让宫二哄她,就像他没有原则那样。她想宫二会为她破例,她希望自己对宫二来说,是不一样的。
    “我们成亲。”他嗓子干哑地,有些阴暗地提出了浅浅无法拒绝的条件。
    “好啊。”她笑了笑,有些随便地答应了他。
    她心里很空,她不敢把宫二堂而皇之地塞进去,又填补不了这个无底洞,无意识地逗弄他那根挺立了很久的东西,隔着裤子用手指弹着玩。
    从没被人好好爱过,上官浅不知道爱是什么。
    她只知道她现在很希望能和宫二肌肤相亲,她渴望宫二的身子  ,应该是惊梦的后遗症吧。
    明明已经爽过一次了,根本就不够。
    她要骑宫二。
    上官浅解他腰带的时候还是非常平静的,反正宫二落在她手里了,她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她落宫二手里的时候,宫二不也是这样么。
    这很公平。
    她又笑了,宫二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淫娃荡妇——随便他吧。
    她不在意宫二怎么想,他最好这样想,他要娶她,心里一点很恶心吧,他是不是想拿回无量流火。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觉得应该是这样。
    毕竟她和宫子羽他们对峙的时候,他是作壁上观的。
    后来她毁掉无量流火,他也没说什么。但他肯定心里很恨她,恨不得杀了她,却要和她虚与委蛇,不就是为了骗她写下无量流火。
    他现在没有失去内力,就算断了一条腿,也能保她全身而退。
    她想明白了。
    也不觉得难过。
    反正她对宫二也只是利用,享受他的肉体,摧毁他的精神,拿走宫门至宝无量流火,再叫无锋杀进来,屠了宫门。
    等她破解了无量流火,将整个宫门炸得灰飞烟灭,连着点竹连着无锋,所有人都去死。
    她才不要虚假的信任和憧憬,她才不要去幻想和宫二心心相印,呸。
    恶心。
    她怎么可能脑子里都是这种情情爱爱的东西,宫二不过是她消遣的工具,她实现目的的踏脚石,她攥在手心里的小玩意儿。
    她素白纤细的手握住了宫二的命根子,轻轻撸动,听到了宫二的闷哼。
    真不禁撩。
    她喜欢占据主导地位,掌控别人的生死。
    可宫二在她的控制下丝毫不见慌乱,好像他在纵容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