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架空 >择良婿 > 择良婿
错误举报

第168页

    此话一出李太太如何贺玉姝不知,但看着明沅沅的样子她只能硬声强调,“这是我亲眼所见,你若不信可去问江蜜,那日她也在场。”
    “我孤身一人养着孩子过得艰难就想为你讨门好亲事,却不想还是看走了眼,不要怕,娘来接你回家。”明秋来的时候无人注意,她在一旁将所有的话听了个明白,以前觉得贺玉姝不成体统不懂规矩,但看着受尽苦难折磨的女儿她反倒有些后悔将她用规矩框了起来。
    李府今日注定是不得平静了,明秋执意要带走明沅沅可李太太如何能愿意?两人不断拉扯,但因为李荃狎妓之事在前,李太太理亏一头只能离开,临走时明秋带走了明沅沅所有的嫁妆,如此用意李府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两家的姻亲也算是断了。
    回明府的路上,贺玉姝坐在轿中心怀忐忑,“沅沅,你可会怪我?”
    靠坐在明秋身边的明沅沅摇摇头,“我只是失望罢了,世间男子大多薄情,以前是我看不清,离开也是解脱,你是不知道……”明沅沅一脸惊恐,“那所谓的求子汤药太苦啦!”如此神情逗得明秋与贺玉姝两人大笑出声,明沅沅故作不好意思地用绣帕蒙住脸,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无声地滚落两行清泪。
    良缘错付如何不伤心,只盼岁月翻前不识君。
    今日因着明沅沅一事贺玉姝暂且忘记了齐宣说的话直到徐昇将人堵在了贺府门口贺玉姝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心中有鬼。
    徐昇今日与往日不同,身上穿着墨绿色的袍子,这让贺玉姝眼前一亮,她以前只知道徐昇穿白袍如月中仙人,眼下是沾了红尘的俏郎君。
    “今日府中请了擅做鱼的师傅,手艺一绝,知晓你爱吃鱼,故特意请你去尝尝。”说着徐昇还将顺路买的栗子糕递给了贺玉姝。
    贺玉姝接了过来颇为隐晦地问道:“你今日都干什么啦?”
    “在书局耽搁了一整天。”徐昇目光坦诚让贺玉姝放心不少,看来齐宣必然是炸她无疑,这下贺玉姝就更放心了。
    两人到了徐府,诚如徐昇所说那般府上确实请了有名的大师傅做了鱼,这上来的第一道菜就是西湖醋鱼,贺玉姝不疑有它直接动了筷子。
    接着来了第二道糖醋菊花鱼。
    第三道醋溜小黄鱼。
    第四道酸菜鱼。
    第五……
    整整八道菜,菜名个个不离一个酸字,到此处贺玉姝心中的侥幸再也没有了,她喝了一大口眼前据说是西域来的酒,“那什么……就是……就是走错了。”
    徐昇夹了块挑好刺的鱼肉递到贺玉姝嘴边,嘴中的话却是丝毫不饶人,“所以加上上次一共走错了两回?”
    “说来都是江蜜带我去的。”关键时刻贺玉姝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队友。
    徐昇见她吃的差不多了,拿出干净的帕子将贺玉姝嘴上不小心沾到的酱汁擦干净,语气中带了几分兴致,“巧了,齐宣告诉我江蜜也是这般说辞。”
    贺玉姝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只能装傻充楞转移话题,“这西域来的酒味道就是特别。”
    徐昇没再开口为难她,见她紧张的拿错了酒杯将梨花白当成西域酒喝了起来就不忍再问其他的。
    遣人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个干净,又拿出把琴,焚香,净手坐下,“你想要的我也可以做到。”说着拨动琴弦。
    此时混着喝了两种酒的贺玉姝已然有些醉了,她脸色嫣红地看着徐昇,鬼使神差地看着徐昇说道:“永芳阁内能看到的不止这些。”
    话音刚落徐昇拨弄琴弦的手顿了顿,仙乐戛然而止,他抬眸抬着贺玉姝,半晌唇边溢出一个字,“哦?”
    单单一个音色不知为何就让贺玉姝心头发热,“当然。”
    徐昇站起身来走到贺玉姝跟前,手指轻轻抚过她微烫的脸颊然后将手伸向自己的腰间轻轻搭在玉带上,问道:“那可是还有这般的?”说着手上微微使劲。
    贺玉姝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徐昇手上的动作,她不由自主地想到第一次夜探文府时在房顶上看见徐昇沐浴的身影,一时之间她的心头更加火热。
    在徐昇即将扯下玉带的时候,贺玉姝猛然按住他的手,“你之前问我如何能嫁与你,我想好了。”
    “什么?”
    “那就父凭子贵吧。”说着将人扑倒在地。
    窗外月正好,争照此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