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快穿之男主又病娇了 > 快穿之男主又病娇了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亲爱的,我爱你

    陈言一把搂住了季匀在他耳边摩挲着唇,小声道:“生气了?”
    “生气了。”
    “那怎么办?”陈言有些苦恼。
    季匀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亲亲。”
    陈言没听清,问了一句:“什么?”
    季匀以为他是故意玩他,索性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大声说:“他娘的说让你亲亲!亲亲!听不见是吗!”
    他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全身心都扑在了陈言身上,自然也希望陈言把所有心思扑在他身上,已经过了许久这样日子,突然冒出来两个分他心的小东西,即使是亲生的孩子,季匀也还是忍不住冒酸醋。
    陈言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么激动的时候,耳朵都被震到了。
    他猛然把季匀扑倒在软塌上,不老实的爪子开始扒人衣服:“那我就好好亲亲丞相大人,丞相大人觉得我伺候的好吗?”
    “你以为你活儿很好吗?”
    “你难道能昧着良心说我活儿不好?”
    “烂……烂到家了……”
    ……
    一个时辰过后,外面已是下了一场杏花春雨,靠在窗边,能听到雨声,小雨打在窗户上,发出细微的声响,扰得季匀在陈的臂弯里皱了皱好看的鼻尖,于是又往陈言的怀里钻了钻。
    这时节同陈言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陈言喜欢这时节,像极了季匀,骨子里有着温柔却有时忍不住故作凶恶的凶人。
    陈言捏了捏他鼻子:“媳妇儿,你怎么不问我个问题?”
    “什么?”季匀有些茫然的看他,殷红的唇瓣还带着情欲过后的红肿,绮丽绝艳。
    “就是问问我,你和孩子掉水里我先救谁。”
    季匀嗤笑一声:“幼不幼稚。”
    窗外风声雨声都在,他们两个人静静抱在一起,却是时光静好,温情无限。
    陈言温柔吻他:“当然是先救孩子,天下父母就没有肯让自己孩子出事的,我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啊,我们两个人,生就应该一起生,死也就应该一起死,准确来说,是年轻时的深深相爱,也是老了后的生死相随。”
    季匀似笑非笑:“怎么觉得你是在暗示我些什么。”
    陈言哪能直接说自己是让他不要老吃孩子醋,正绞尽脑汁想个说辞,打算无辜的撇清关系,季匀就一口咬上了他的嘴,还真用力气了,陈言都感觉嘴唇都有痛。
    “陈言你是不是豆腐脑吃多了满脑子豆腐?我吃醋是真的,但也没到那份儿上。”季匀巴不得咬死他:“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想让你对我不能变,还得像以前那样。”
    简而言之就是:我也挺喜欢孩子的,但是你必须不能因为孩子分散对我的关注。
    陈言说不过他,只满口说“好”,反正他说不过季匀,最好还是不要多费口舌。
    “今年这雨比往年都要大些。”两个人静静靠在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是大了些,踏青节要到了,到时候你陪我去。”
    “踏青节?那不是要爬山?多累啊。”
    “嗯?你不陪我去?”
    陈言立马求生欲满满:“去去去,当然得去,我最喜欢爬山了。”
    季匀噗嗤一下笑了,塞了块厨房新做的杏花糕到陈言嘴里:“也是,看你在我身上爬的挺起劲,怎么会累。”
    陈言咬了咬,满口杏花甜香,他忍不住低头让季匀也尝尝是什么滋味。
    “陈言,听说过些日子还有灯会,一起去看。”
    “那有什么好看的,在家呆多好,你想要灯我就给你做一个,你要圆的扁的还是方的,我都能给你做出来。”
    “你去不去。”
    “……去。”
    “对了,听说下个月还有舞狮会,到时候抱着儿子闺女一起去。”
    “说吧,他们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处心积虑搞营销。”真宅男陈言有些绝望。
    “你去不去吧?”
    “……去。”
    季匀勾唇:“这还差不多。”
    很多时候,人需要的不过是一种归属感,这种东西有人能给你,那么你就要好好思衬,这个人也许真的就是你这辈子都想要找的那个人。
    于陈言和季匀来说,兜兜转转还是彼此,有过失意,有过绝望,有过苦痛,有过甜蜜。
    一生很长也很短,于陈言来说那么多世的系统世界于现实中不过月余,而于他们来说短短几年的相处,却是相隔了千年的重逢与前缘再续。
    岁月与他都很好。
    来年,杏花照样会开,杏花春酒照样会在和风春光中叫卖,而他们的眉间会慢慢爬上岁月的痕迹,不再年轻,不再意气风发,身体也许会变得佝偻,要彼此搀扶才能前行,可不变的是对彼此的喜欢,大抵会随着岁月,变得更深,更浓,也许老了以后,他们不再再呼唤彼此姓名,而是一口一句“哎,死老头,你把我拐杖放到哪里了。”
    他们不会有穿梭不尽的世界了,到此截止,如果下辈子相遇,那一定是过了奈何桥的,喝了孟婆汤的,对彼此毫无记忆,却也创造了无数可能。
    也许就在某一个艳阳天气,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相遇,为了同一个女孩儿打一架,随后产生莫名的悸动。也许就在某一个不起眼的酒吧,两个出来放松的普通打工人看对眼了,年轻肆意的面容上扬起一抹玩味的笑,说:喂,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未来有太多可能,都值得被期待,也都值得被认可。
    诚如人们所说:我爱你,不关性别,不关年龄,不关金钱,也不管别人认不认可,祝不祝福,我都会用力向你奔赴,而我相信,你也会用力奔向我,来赴一场短暂却轰烈的,不足百年的爱情。
    亲爱的,我爱你,从最美好的年纪到最糟糕的年纪,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