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浓情 >无剧本翻车指南 > 无剧本翻车指南
错误举报

一个是被操哭,一个是哭着被我操(h)1500+

    许宴算是摸明白沉妙的脾气了,光打雷不下雨的主儿,你顺着她的意?呵,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她撅着嘴儿喊疼,可到底是教许宴软了脾气,动作慢下来,拉开腿儿,手指往花穴里插,沉妙反应大得很,往前爬,那落下来的手指戳到大腿上去,好在是不疼。
    “老实点,嗯?”许宴只是象征性的拍了拍她的屁股,又讨不了好,见裘依咬着唇瓣,他又重重拍了下,呵了声,到底谁是好妈妈还得分说分说呢,他许宴真是慈祥的老父亲,极为有耐心在哄自家装哭的小女儿,噢,这般一想,沉妙便坦然多了,当然,如果不是为了哄好再操的话,她愿称许宴为年度十佳好父亲。
    “姐姐,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我操哭,一个是哭着被我操,懂么?”
    威胁人的话儿谁还不会说?许宴这话一出,沉妙这光打雷也不敢打了,咬起来的唇瓣一顿,手指往下叩了叩,就此止住了,喵了个汪汪,许宴是个老狐狸吧  ,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这床单是一定要滚的。
    沉妙这一派欲哭不哭的模样,真真儿是取悦了许宴,他浅浅勾起唇来,胯下物儿悄悄撑开花穴往里钻,轻轻的,就像是蚊子落在身上,不着边际的嘬你一口再跑路。
    “唔嗯……许宴你耍赖……啊~”
    沉妙哪里能再度农奴翻身把歌唱?阳具狠狠撞进来时沉妙身子都绷紧了,手指将床单抓得牢实,连同斥责声都被撞散了,化作绵长的呻吟。
    “说是操妙妙,妙妙选了第一种,不对吗?”许宴撑着手,慢吞吞的开始抽插,好似在给沉妙适应时间,竟还耐着性子在跟沉妙扯理,分明两种选择都指向同一种结局,被操哭,沉妙被迫签了霸王合同,翘起来的屁股被顶得一颤一颤的,配上她的鼻音,好似哭了一般在低低的撮泣,教许宴莫名的兴奋,埋在穴中的阳具又涨了几分,得了沉妙一声娇吟,手抓着床单,眼角都染了泪珠子,下唇还留着印子呢,反还骂了许宴一声变态。
    可不就是变态吗?喜欢在床上哭的恶趣味,沉妙想起之前在床上打滚时候看的小说,身子又是一哆嗦,赶早不如赶巧,你说这巧了不是?
    “流水的小穴,铁打的妙妙。”
    不知何处戳到了许宴的笑点,他低低笑出声来,也不给沉妙时间了,大力抽送撞击,瞧这架势是要将沉妙操烂了也说不准,如狼似虎的好年纪啊,刚开荤没多久的年轻人,可不是一点点将沉妙拖入虎穴,分食干净?
    沉妙小屁股一颤一颤的,再重重拍打一下,顷刻便红了,瞧起来诱人得很。
    “嗯~太……太深了……”
    阳具骤然顶入,甬道夹紧,又痒又绵,沉妙眼眶一直在打转的泪珠子总算得了机会掉下来,却是被人抱起来了,揽着腰摆成了跪趴的姿势,脸埋在软枕上,被自己呼出的热气呵得烫极了,像是打多了腮红,一指抹下来,沾染了指腹。
    每一次的撞弄,都教那分开的腿儿颤上一分,膝盖恨不得将身下的床单都揉皱,撩起来的裙摆,被撞落下来,许宴特意没去脱她的裙子,这般也不失为一种情趣,他唇角又压了下  。
    “深么?妙妙你还有的受呢。”吻上她的腰窝,许宴低低笑了声,一手玩着那随着顶弄荡起来的奶子,一手磋磨着大腿根,他趴在沉妙身上,额间亮晶晶的,是生了薄汗,这种后入姿势教两人贴得更近,阳具挤入花穴,要进到更深出去。
    鸡巴凶狠的撞弄,娇喘的男声,陌生又熟悉,原是那东西未关,从耳机发出来。
    沉妙被顶得失神,哪里还顾得了这些,许宴眉头又蹙了下,操干未停,一点点侵占,占有沉妙,被填充满,穴中花液淌出来,被插得噗呲作响,腿心处一片粘腻,随着顶弄,顺着大腿根往下流。
    “爽吗?姐姐。”许宴揉着沉妙的腰,横冲直撞,撩起掩起面的头发,想看沉妙的表情,一声姐姐凑上来喊,撩得沉妙哼唧一声,紧致的小穴夹紧了侵入的阳具,许宴闷哼了声,了然的笑,“嗯?姐姐喜欢。”
    禁忌般的称呼,令沉妙生出许多快感来,夹着阳具又麻又爽,膝盖埋入床榻,烙上痕迹来,腿儿要往下滑,跪都跪不稳。
    “既是姐姐喜欢,弟弟多唤上几声也可以。”
    许宴都不用废力去操干,那小穴的水儿便多得很,滋润着阳具,让他入个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