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浓情 >占为己有 > 占为己有
错误举报

二十一/早恋的弟弟

    洗澡后杨准非赖着杨先,清爽的水汽在夏季的冷气房里蒸发,她蹭着他的皮肤享受富有弹x的肌肉。
    懒散如她,激烈的运动后没了动弹的欲望,杨先拉了百叶窗,条条光线在她身体上,描摹身体的曲线,可惜时间不够了。
    “补一觉,嗯?”他叫杨准安稳躺好,“下午有会,要走了。”
    “哼!”她拽着他胳膊,眉头蹙成迷宫。
    杨先吻她撅得跟小花儿似的嘴唇,“快开学了跟朋友出去玩玩,嗯?”
    杨准不痛不痒地踹他一脚,被他一手拽住,放在唇上,“给你的钱花多少了?再转点给珑珑的小钱包,好不好?”
    杨准被他乱拱,想说一毛没花出去呢,却又吃他哄小孩儿这套,忍不住拍他头给他挠得咯吱笑,“赶紧滚啊!死色狼!”
    杨先心说c不死你,也不管刚吃她脚,捧着她脑袋亲得缠绵,罢了才依依不舍出门“起来记得吃点东西,还想吃什么告诉我,晚上给你带,乖。”
    杨准心想哪来朋友出去玩儿,周盛澄虽说逃了tamade魔掌,这会子不是跟狐朋狗友打电动就是去做免费跑腿给俞子琼献殷勤去了。嘁,便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有些疲劳,假期不规律作息的后遗症,醒来时已近傍晚,好嘛——今晚又该精神奕奕了。
    懒散提起手机想看看画材到货没,多少还是要做些作业的。一看吓一跳,周盛澄不知什么时候打了满屏的未接,下滑是乱七八糟的语音和混乱的文字。
    划过未接拨回去,几个都是无人接听,“高什么……?”却又不安。
    翻身下床胡乱套了衣服也顾不上没吃东西,趿了双凉鞋就往周盛澄那街道赶。
    边走边听他语音,呼哧呼哧的风声,什么“俞子琼,*/!……”,又是什么“酒吧行吗……**/。”滴滴叭叭还有车声,猪头三!骑自行车发什么语音。
    “阿澄!阿澄!”这猪头,要是被她发现在家睡大觉就要他好看,这几日闷热,太阳要下山也不见凉快,汗往背沟流,真要命。
    正仰着脸冲他房间喊话,眼见这房子空调静悄悄,也不见工作,邻居的机子倒是嗡嗡响,探出个脑袋:“哎呀,澄澄这不在家嘛,吃过饭那么毒太阳他急匆匆出去咯!”
    那么多电话不接怎么会在家呢,总不会是在网吧打电动没钱续费吧,语音里说的酒吧是什么啊!总不会是游戏内容吧……
    起步价打车到网吧,冲进去一排一排望,倒是见到田径队几个男孩,眼见是杨准,倒觉得有意思,“诶,阿澄那女朋友,来抓你老公啊?”
    “周盛澄在吗?他去哪了?”杨准也觉得自己问得语无l次。
    “这么着急?他不会是去找他那老相好了吧?我说他就是花心得很,一会跟这个好,一会跟那个好……”
    杨准有些说不清的慌张,听人家说呢,笨死了,周盛澄语音里才讲俞子琼,到底是干嘛去了,跟儿子丢了似的。拉上凉鞋带子,边拦车边在班级电话薄里找俞子琼的电话。
    真够要命的,一个个都是无人接听,计程车师傅等着红灯,fm播着无聊又烦人的新闻:“小姑娘,去哪儿啊?”
    “……酒吧……”定定看着远远的路,夕阳落下的方向茫茫,找不到就好像结局是恐怖的,车里的冷气让裸露的皮肤起了j皮疙瘩。
    “喇个酒吧哦,镇上四紫有老年酒吧啦,四里小连轻酒吧多。”
    “哪个酒吧……年轻人多?”她问得像只呆头鹅。
    “哎哟,累个大笑酒吧嘛,我晓得人多噻,有名的嗷辣个酒吧,就四我也紫四刷辣个美团看到嘛……小姑娘你还桑学不,去酒吧干嘛噢?“
    杨准被问倒,周盛澄,陪她长大,护她的短,和她一个年纪,有时又觉得似姐弟兄妹,原来对没有血缘的人也会产生深沉的感情,“去抓,我弟弟,他,早恋。”
    没到大笑酒吧,俞子琼的电话却在屏幕亮,不安感直冲太阳穴,“喂!喂?”
    是个男人:“是不是周盛澄的马子昂!来大笑酒吧,解决点事儿!”
    故作镇定般,“什么事?”
    205房间,周盛澄右手脱臼,警车护送三个孩子到医院。被逮的流氓也不怕死:“我草你妈的!要你们好看!小贱婊子敢报警……”后脑壳就挨了一锤。
    杨准出去的时候,杨先倚着车门等他,脚下已经丢了两根烟头,常征拉着她和她多说了些话。
    小鸟似的扑进他怀里,猛吸他身上的味道,她也不讨厌消毒水的味道,但是今晚使这气味留下了不安的记忆,只有杨先的气息让人安心。
    杨先环着她抚摸后脑,吻她头顶,在她头顶呼吸,安抚受惊的小兔子,“回家,嗯?”
    ******************************************************************
    大家好哇,我每天都在写啦,就是晚上要做完工作才会写,每天可以写的时间不多。
    看了一下有些人物的性格写崩了,近期会修改。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感谢有你,感谢有你ρо①8χsω.c哦M(po18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