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浓情 >娇艳欲滴(高H,1V1) > 娇艳欲滴(高H,1V1)
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99

    145 真相大白②
    “所以六年前阮情突然休学,是病情再一次恶化,你们带着她去美国做手术了?”
    接下来的事情,林墨白不需要阮云亦的解说,已经猜测到了大概。
    “没错。”阮云亦应声,脸上还带着一抹坚决,是因为阮情当时不想走,他逼着她必须走的。
    “那……”林墨白在这一刻显得犹豫,甚至是迟疑惧怕,顿了顿,才继续开口道,“那手术成功了吗?”
    阮情活着,手术应该算是成功了。
    可是阮情今天突然的晕厥,又让他对手术的成功与否产生了怀疑。
    “这就让那个笨蛋女人自己来告诉你。”阮云亦神情一变,又成了最开始时对林墨白的不屑,也将对他的不喜欢赤裸裸的写在脸上。
    林墨白不会被他的冷漠所打倒,锲而不舍的要追问,然而病房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一行三四个医生先走出来,走在最后面的是陈教授。
    “陈教授,我姐姐的情况怎么样?”阮云亦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
    陈教授先笑了笑,看着阮云亦调侃道,“听说你副教授的评级通过了,以后也是有职称的人,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这要是让你带的學生看到了,说不定会笑话你。”
    “什么笑话不笑话的,那群毛头小子先有能力过了我的课程再说。”阮云亦冷哼了声,因陈教授的反应,也慢慢冷静下来,却还是疑惑,问说,“她没事?”
    “没事,好得很,这是脑部的拍片,不信你自己看。”陈教授把手里的ipad递给阮云亦,让他自己看检查报告。
    林墨白对这些一窍不通,也看不懂黑乎乎的片子,他只能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阮云亦的神情,看着他一下皱眉,一下疑惑,情绪反复的出现。
    “片子很正常,可是她最近又出现了头痛的症状,会不会是检查不够仔细,再拍一次片子吧。”阮云亦担心道。
    “你这个臭小子,就算你是医生,也不能这么浪费医疗资源。还是你不相信我的诊断?”陈教授佯装不悦道。
    “陈教授,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然她头痛的症状怎么解释?”阮云亦追问着。
    “你小子到底怎么通过评级的。”陈教授看着阮云亦,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提醒道,“你就没想过请心理医生给你姐姐看看?”
    “心理医生……”阮云亦喃喃出声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从困惑变成了豁然开朗,乌云散尽。
    “明白了吧,以后没什么大事别来烦我。这么大的阵仗,把我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危急病人。”
    陈教授一边嘀咕着,一边离开,转身时,目光往一旁默不作声的林墨白身上扫了一眼。
    林墨白对陈教授微微颔首鞠躬,郑重道,“谢谢您,陈教授。”
    混乱,在虚惊一场中结束。
    阮情沉沉地睡了一觉,好长好长的一觉,在睡梦中她仿佛回到了曾经的校园里,她站在教室后面,小心翼翼的偷瞄着一身白衣黑裤的清隽少年。
    时间和记忆像是电影画面一样,定格在了这一幕。
    安静的课堂,课桌上堆得高高的课本,低头写字的沙沙声,阳光落在少年的脖颈和领口上,连短短的黑色发丝都闪着光。
    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少年啊。
    阮情在这样一个美梦中苏醒,心口都是暖的,然而稍稍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白色。
    她有那每一瞬间的怔愣,然后是慢慢恢复的神智和映入在她视线里的林墨白。
    短短一天的时间,他仿佛突然变老了一样,神色憔悴,眼下青黑,看着她的目光不仅仅是担忧,更是有着浓重而又复杂的情绪,单单是一个眼神,已经浓郁的冲了出来,浸入在她的心口里。
    阮情回想到她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幕,眉心动了动,似乎有些了然了,缓缓开口道,“阿白,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一些。”林墨白看似平静的应声,然而他的胸腔里是想将阮情紧紧拥入怀中的冲动,却又怕弄疼了她。
    他克制着,轻声道,“还疼吗?”
    “不疼了。”阮情从床被底下伸手出去,轻轻握住林墨白放在膝上的手,那样的冰冷。她慢慢摩挲,无声浅笑道,“阿白,我弟弟是不是为难你了?阿亦就是那个臭脾气,你别放在心里。等我好了以后,我帮你欺负回来。”
    “傻瓜,我这么大人了,怎么可能还需要你帮我出头。”林墨白紧紧抓握住她的手,两人目光交缠着,黏得分都分不开。
    “哼。”
    一声冷哼传来。
    阮云亦明明在病房里,却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他嘲讽道,“你们两个就算要说我坏话,也挑我不在的时候,当我的面说算什么?”
    “那你还不走?”林墨白一个冷眸扫过去,对这个小舅子完全没好脸色。
    “你——”阮云亦要呛声回去,却察觉到阮情哀求的视线,抿了抿唇,哼着气说道,“懒得搭理你们两个笨蛋,我去买饭。”
    他找了理由离开,将静谧的空间留给阮情和林墨白。
    阮情继续说道,“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我,我会清清楚楚的全都告诉你。这一次,你一定要听。”
    “为什么不在六年前告诉我真相?”这是林墨白的第一个问题,想知道他被排除在外的理由。
    “阿白,那个时候的我们都太年轻了,甚至都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成年。我对我们的感情没有自信,也不想将这么沉重的压力放在你身上。万一你别吓跑了可怎么办。”
    阮情一半认真,一半玩笑道。
    却是她在六年前最深思熟虑的决定。
    要不是她后来跟江沫然和秦风联系上,得知了林墨白的近况,她根本无法相信他竟会深情到矢志不渝的地步。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有这个勇气重新出现在林墨白的面前。
    ——
    为什么是六年,这里面还有一个其他的秘密~下章见
    146某种意义上的完结章(4500字)
    林墨白并不认可阮情说的这些话,可是她字里
    行间的意思,却是让他无法反驳的。
    六年前的他们,就只有十八岁而已,青春的人
    生刚刚开始,连他自己也不确定未来的人生方向,
    又怎么跟她说一辈子,又有什么资格去论定一生的
    感情。
    那个时候的阮情看似稚嫩懵懂,却已经想到了
    这么多,并独自承受了这一切。
    林墨白如今回想着,一想到她笑容背后的沉
    重,胸口闷闷地仿佛喘不上气,竟硬生生的将他的
    眼角逼红了。
    他懊侮道,“我应该要注意到的!发生在你身
    上的那些事情,并不是没有蛛丝马迹,是我太粗心
    了,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到,让你一
    “阿白,不是你的错。”阮情打断林墨白的自
    责,像是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她的眼眶也跟着泛
    红,鼻尖酸涩着,哽咽道,“错的人一直是我,自
    私的人也——直是我,其实你没说错,当年的感情我
    真的只是当做场游戏。”
    一场游戏,也是她人生最后的愿望。
    她红着眼睛,边笑,边回忆着往事,“还
    记得我最开始发给你的那张照片吗””记得。”林墨白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张娇艳欲滴的花穴照。
    “阿白,那是我第一次勾引你,那个时候我
    已经知道肿瘤开始恶化,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我
    在知道这件事情后,想了如果死亡之前,
    有什么事情是我最想做的。最后想到我要
    跟你告白,和你谈场恋爱,让你一辈子都记住你
    的人生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叫做阮情的人。那个时候
    的你有无数的爱慕者,用一般的方法肯定不行,你
    会像拒绝其他人一样拒绝我,所以我选择了特殊的
    办法。”
    “的确是挺特殊的”林墨白在这时感慨道,跟
    阮情四目对视着,眼神里有着相似的神情和浅浅笑
    意。
    想来天下没有一对情侣,是用他们这种方法走
    在一起的。
    林墨白俯身靠近到她身边,在那苍白冰冷的唇
    上落下轻轻吻,低声道,“不过我喜欢。往后的
    岁月里,你可以继续勾引我。
    阮情苍白的脸颊上突然涌现了一丝淡淡的血
    色,一阵羞窘,但是她眼神里的愧疚并未完全消
    散
    她圈住了林墨白靠近过来的脖颈,轻声道,
    “阿白,你应该骂我才对。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
    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却还是勾引你靠近
    你,想让你爱上我。我和爸妈原本谈好的是高考结
    束了之后,法美国做手术。可是后来我的病情突
    然的恶化,不得不提前了大半年,走的那样匆忙。
    我甚至甚至什么都没跟你说我甚至想用这
    种方式让你恨我爱一个人或许太难,我不敢肯
    定你会爱我可是恨一个人或许容易——点,
    你那样高傲,要是被人甩了,肯定会辈子记住
    只要记住了,哪怕是恨我也没关系呵
    白,我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好,这才是真正的我,自
    私的,只想着自己,点都没在意你的感情对
    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没
    想到你竟会错这么痛苦
    颤抖的泪水,最终从阮情的眼眶里滑落,流淌
    在林墨白的脖颈上。
    她不告而别的真相,终于在这一刻统统的说了
    出来。
    是一个将死之人,对于她喜欢的男人的自私和
    占有欲。
    “没事的,别哭。”林墨白轻拍着她的后
    背,果娜真的自私的话,就不会对我隐瞒所有的事
    情了。而且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不是吗””是真的,千真万确的!那个时候我已经好爱
    好爱你了。现在更爱更爱你了。”阮情忙不迭的告
    白。
    “这就够这就林墨白低声喃
    喃,他不讨厌阮情的小自私,更多的反而是心疼她
    当时的处境。
    他们静静地抱了一会儿,仿佛在消化这么多未
    知的事情。
    稍稍喘息后,阮情缓了缓,继续往下说道,
    “阿白,最终让我隐瞒所有事情的原因,不仅仅是
    如此,还有我当时所要做的手术成功率只有百
    分之十。
    几乎就等同于死亡_。
    林墨白如今听到这个数字,都眼皮一跳,他紧
    盯着阮情,上上下下的扫视。
    不怪不得她会当做人生的最后一个愿
    望来完成。
    那成功了吗”林墨
    白喉咙哑哑的,堵着什么东西一样,竟说不出一句
    完整的话来。
    眼前的人虽然活生生的存在,提起曾经的事情
    也仿如隔世,然而她此刻的苍白和虚弱,是林墨白
    怎么也放心不下的。
    “算是好了吧。”阮情说的有些犹豫,眼神低
    垂着,不敢看向林墨白。
    什么叫做算是”林墨白K快的捕捉道这个
    信息,立刻追问,成功了就是成功了,失败了就
    是失败了,是还有什么后遗症吗。””因
    阮情在林墨白的注视下,张口了好几次,双眼
    往四周打量,就是没有落在林墨白的身上。
    “因为什么阮情,不要再瞒着我了,我要知
    道全部的事情!”林墨白凝重的说道,眼神威压着
    面前心虚的小女人。
    “她说不出口,不如我来说。
    又是阮云亦,又是在这样紧张重要的时刻,他
    出现了。
    微博:两颗糖糖糖糖
    林墨白这次没有反感他,反而立刻把目光转向
    了阮云亦,等着他的回答。
    这个人说话虽然呛人,可是他的的确确是最了
    解阮情的人,而且也是最愿意说出残忍真相的人。
    阮情皱了皱眉,苍白的脸上还是带着犹豫的,
    然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她不可能隐瞒林墨
    白一辈子。
    无论是多么沉重的真相,的确需要一个说出它
    的人,阮云亦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因为当时的手术结果是失败的。”阮云亦直
    接道。
    他话语中的含义,跟阮情说的截然相反。
    林墨白顿时一惊,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被提到
    了嗓子眼,他看看阮云亦,又看看眼前活生生的阮
    情,竟不知相信听到的,还是相信他所看到的。
    他跟阮情握在一起的手都在轻轻颤抖,可以看
    出他对这件事情的紧张和担忧
    是不是她很.能随时都
    林墨白连在心里,都不敢随意想着死”这个
    可怕的字眼。
    阮云亦将他的慌乱和惊恐看在眼里,对林墨白
    的敌意才降到了最低,沉了沉眼眸后,用一种近乎
    是不假辞色的冷漠,说出了接下来的这段话。
    “她所做的肿瘤切除手术,是复杂的脑部手
    术,涉及许许多多的脑部神经,哪怕在手术室里看
    似成功了,可是在出了手术室之后,也难以定论,
    需要看她的术后恢复情况。手术结束后四十八小
    时,被称为黄金恢复期,阮情没醒过来。手术结束
    后十天,她还是没有醒过来,第三十天,她还是没
    被认定为昏迷,成了植物人,所以手术是失
    败的。”
    昏植物手术失
    这些词不断的在林墨白的脑海里旋转,眼前竟
    有一丝眩晕。
    这一切不仅是林墨白无法面对,就连阮云亦也
    是。
    他身为医生,本该见惯了生死,可是这样的事
    情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后,才会是切肤之痛。那一
    段时间,他和他的父母是怎么一天天的熬过来
    的,时间成了最漫长和残忍的凶器。
    那一段等待的时光,阮云亦不忍回想,看着病
    床里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他轻轻地退出了病房,
    关上门,将私密的空间留给深爱彼此的两人。
    病房里,林墨白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坐着,
    看似是在消化阮云亦说的话,然而他身上的气息低
    沉而凝重,沁着伤痛的悲凉,好像什么东西在他心
    里垮了,连他这个人也跟着垮了。
    阮情心疼地看着这样的林墨白,她心中的少年
    不该是这副模样。
    她急切地想要安慰,说道,“阿白,手术已经
    过去了,昏迷也已经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
    地,能吃能睡能跑能跳,而且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摔
    倒了。你别听阿亦胡说八道,手术是成功的。阿
    你还好吗
    林墨白低着头,好长时间里都言不发,紧绷
    的脸上甚至跟阮情一样变得毫无血色。
    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你不该安慰我,你应该骂林墨白的
    话语里,是满满地自责,”你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
    那一刻,一定是你的病刚好不久,可是我我
    却那样对你!”
    林墨白想到自己曾经做的事情,咬牙切齿地恨
    不得撕裂了那个混蛋的自己。”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告诉你,你并不知道事
    实的真相,而且六年前的确是我先不告而别,把你
    个人丢下了。你会这样对我是正常的,我并不觉
    得有什么。且一阿白,我们现在还不是结婚
    在一起了。哪怕你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愿意再相
    信我一次,还愿意在那种情况下跟我结婚,这才是
    最让我感动的。”
    “真的吗”那样强大坚韧的一个男
    人,在此时如同一个孩子样无助,跟阮情寻找着
    支柱。
    “当然是真的。你当时说带我去民政局就带着
    我去了,那一路上别提我有多开心了。”
    “我应该要郑重地求婚的,该死的!”林墨白
    想到当时的情景,又是一阵懊侮,眉宇间的褶皱深
    深皱紧,比起前一刻恍然的他,漆黑的眼眸里慢慢
    有了光。
    阮情这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林墨白把这件事情暂时放在一边,认真而又严
    厉的眸光直视向阮情,沉声道,“阮情,你不准撒
    谎,也不准回避我的问题,如果你不说,我一定会
    找人去调查。你在手术后昏迷了多久。”
    五年
    又是怎么醒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直想着我,把
    我的魂魄叫回来了。”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怎么醒过来的
    听阿亦说,当时我有轻微心脏衰竭的症
    一次抢救的时候大概是太疼了,我就
    醒过来了,他们还说我是幸运的医学奇迹。”
    “然后呢”
    “清醒以后的一年,我还是在医院里,每天都
    要接受很多很多的检查,检查结束后,就是复健。
    阿白,你不知道我当时的模样有多丑,我可不想那
    副样子出现在你的面前。
    她怕疼,复健的时候更疼,全身的骨头都像是
    重新长了一遍.
    她挑嘴,又吃的不多,医院的营养餐可难吃
    了,每一口都是硬生生逼着自己塞下去
    她那时每天的希望就是,走出病房,走出医
    院,早天见到林墨白。
    那六年里发生的事情,或许会成为林墨白这一
    子最想知道的事情,其中的点滴,他会用余
    下的这一辈子从阮情口中得到答案。
    微博:两颗糖糖糖糖
    ====这章大概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完结章====
    陆陆续续写了好长时间,(当然其中很长一一段时间都是我在装死),不过终于也到了ending的时间了。
    记得刚一开始的时候,评论说男主对女主太虐了,然而实际上全程虐的都是男主啊。
    阮情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她深情,却也绝情,就像她自己说的,哪怕是恨也要让林墨白记住她。
    林墨白看似无情,然则最是深情,六年来的矢志不渝,如果阮情没有出现,是不是还有下一个六年,下下个六年……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苯彣首發玗ΓΘǔ╃SHU╃Щǔ(肉書楃).χ╃Y╃z qǔ掉╃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