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浓情 >真香实录_高h > 真香实录_高h
错误举报

第259章所以就这

    *天大酒店,扶朗花厅。
    “集团周年庆,她来干什么?”林复不满地瞪了眼楼下大厅里的陆萍儿。
    “她是你妹妹,我的女儿!我的集团,她为什么不能来?”林昭信喝道。
    纵然对萍儿最近的表现不悦,但毕竟是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孩子,生气生一阵儿也就消了。况且萍儿会陪他和阿蕙去F国,届时他会请专业人士对萍儿进行淑女教育,让她与真正的名门贵族交往,一些不好的习惯自然也就改了。
    “你直接说你想把周年庆典搞成你的续弦大宴不就好了?”林复讥讽。
    “啪!”林昭信恼羞成怒,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
    林复舔舔牙根,啐出一口血沫。
    “呵,妈也曾打过我一巴掌,因为我劝她跟你离婚。我说你不配当父亲,不配做妈的丈夫。你一个把女人当子宫娶回家的人,有什么资格再娶?
    不过现在你不用担心我反对,因为我希望你们能带着陆萍儿走得越远越好!”林复点点陆萍儿的位置,“为此,我已经做了让步,你想在周年庆上公布再婚的消息,可以。但是现在,你告诉我你要在周年庆上举行婚礼?你知不知道,你和我妈的那场短暂的婚礼是她十几年活寡婚姻里唯一的慰藉!”
    林昭信被儿子的话语震得踉跄了几步,跌坐在沙发椅上。
    该说的都说了,林复心冷如冰。
    “你怕我反对,故意提前了周年庆,那请你也做好心理准备,你今天办了婚礼,我就会缺席股东大会。”
    “你——”林昭信又气又惊,大口大口喘息却吸不进氧气。
    林复离开花厅时,在门口遇到了一袭竹色中式礼服裙的陆兰心。
    林复冷漠的神情让陆兰心心凛,陆兰心唤了林复一声,想问问怎么了,却见林复头也不回地朝楼下大厅走去。
    陆兰心追了两步,担心父子是不是起了冲突,连忙回身进了花厅。
    林昭信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看到陆兰心柔美淑雅的模样,听到她关切担忧的话语,紧紧握住她的手。
    是,他这辈子欠小复他妈太多,但逝者已逝,他注定无法弥补了。
    那他更不能再负了眼前人!
    至于儿子的威胁……经过这一个月,儿子真能放下唾手可得的总裁之位?
    他不信。
    *天大酒店B座一楼龙字宴会厅。*天大酒店共有八个大型宴会厅,其中龙字最大,也最受顾客们青睐。一楼宴客,复式的二楼有娱乐室、会议室、花厅和客房,适合大型、时间长的宴会。林氏集团的周年庆就选择在此。
    这次的周年庆,林氏不仅宴请了集团主要的中高层,还邀请了各大合作方和许多社会名流,所以当安经纬、裘易行、檀华、晏初飞、华云楼陆续到场时,人们惊喜多于意外,感慨林氏的排面就是不一样,这些个平时难得在社交场合出现的贵客们居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只有一个人,惊恐地全身轻颤!
    “明明……”林复开口全是颤音。
    “有能说话的地方吗?”明明平静道。
    她是和瑶瑶一起进来的,有男人们在前面吸引视线,身边又是新晋影后,相信人们大多会忽略掉她。而且她在网上的照片稍微清楚点的都被处理掉了,一般人能认出她的应该不多。
    巧的是,刚进大厅不久,一抬头就看到楼梯上的林复。
    林复面色如纸,将明明一行人带出了侧门,上电梯到了叁楼的一间套房内。
    瑶瑶本想回避一下,明明却道,“不用,反正一会儿人尽皆知。”
    瑶瑶担心她而陪她来到这里,那就没什么不能让她听。
    明明的语气依旧平静,但熟悉她的人都能听出——她已怒不可遏!
    “明明,你、你们怎么会来?”林复还抱有一丝希望。
    明明举起手机,展示出林昭信的人物介绍页面,“来参加我母亲和继父的婚礼。”
    “明明——”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
    “什么时候?”
    林复吞吐难言,明明就自己分析,“你调查过我,知道我母亲的名字。虽然她现在改名叫陆蕙,但相信你一定知道她的本名,所以从一开始——”
    “不、不是,我没有!”林复慌忙解释,“父亲带她回老家祭祖时我看到她的本名才知道,她竟然是、是……你的母亲。”
    说到最后,林复自己也失了解释的勇气。
    无论怎么解释,他确实瞒了她。
    “为什么瞒我?”
    “因为……”
    明明的手机忽然响起,明明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哥,你忙完了?嗯,来春*路*天大酒店……没什么事,妈结婚了,今晚办婚礼……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明明继续道,“因为什么?”
    林复颓然地解释。
    起初知道时,他震惊之余也有想过马上告诉她,可那时她对他并没有多少感情,他怕多了上一辈的牵扯,她更不会接受他。
    而一旦开始瞒,便更不知该如何开口。尤其是看到陆兰心对陆萍儿的溺爱,他由衷地不想让明明知道陆萍儿的存在,不想明明知道陆兰心和他的父亲早已组了一个小家,这么多年无视她的孤单、痛苦,共同抚育着另一个女孩!
    他说不出口!
    他不许父亲办婚礼,除了母亲的缘故,也是不想媒体闻风而动大肆报道,戳破这个随时会曝光的秘密。
    瑶瑶美目瞪了瞪安经纬,安经纬看上去并没有半点歉疚,反而拥着瑶瑶的肩安抚地拍了拍。
    “说完了?”明明语气无波无澜。
    “我最怕的,是你会怀疑我接近你的动机,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哦。”
    “明明,我——”
    “所以……就这?我还以为你为了阻拦你父亲再婚,引诱过我妈。”明明嫌弃道。
    “咳……嗯,确实也是他的作风。”晏初飞补刀。
    “噗!”“噗!”“咳!”“呵!”
    一群人喷笑。
    林复刚想对晏初飞开骂,大脑突然反应过来明明那句嫌弃真正的意义——
    林复一个箭步冲到明明面前,大手紧抓她的双臂,俊脸上欣喜若狂与紧张交织!
    “你不怪我?你不怀疑我?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对不对?你相信我!”
    明明嫌弃的笑容说明一切,林复激动地把明明揉进怀中,男儿泪夺眶而出,“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不该瞒你!我发誓,不会再有下一次,绝不会再有!”
    “嗯!知道就行。不过这场婚礼,安先生那儿收到了点别的消息。”明明语气不善道。
    ——————————————@
    明烜:林复同学虚惊一场啊,可喜可贺!
    林复:请把你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控制一下。
    明烜:哈哈哈哈!
    林复:等你爱上一个人,你就知道什么叫诚惶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