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浓情 >真香实录_高h > 真香实录_高h
错误举报

第175章 聊聊再睡

    如果老哥求你呢?
    临到门口了,撩人惑心听得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愈发清晰,林复却止住了步伐。
    前进,后退,势均力敌的两股力量在他身体里角逐,让他一身筋骨僵直到发酸,进退无能。
    “燕——啊啊……陪我、给、给我……”
    林复一咬牙,扭头走向一旁的客房。
    他不是内疚、不是犹豫、不是退让,更不是放弃!他只是……
    操!
    房间里,晏初飞也已忍耐到极限,抱起明明让她跨骑在他腰上,以全身的重量迎接他狂野的耸动,健壮的臂膀轻易地抛动她妖娆的身子,粗大的性器强硬贯穿媚穴戳入深处花房放肆搅动,直干得身上的娇躯张着小嘴陷入高潮的痉挛,连呻吟都堵在了颈间。
    美穴剧烈蠕动,柔滑湿润,紧紧吸吮,失而复得的绝顶快感让晏初飞如满张的弓弦,巨物深深地捣入心爱的人幼嫩的子宫,喷射而出。
    “呃嗯——”明明皱着小脸一阵激烈的哆嗦,双目迷蒙,恍惚失神。
    晏初飞紧紧拥着她赤裸的身子,贪恋地闻着她身上温适的香味,一边释放一边深顶,许久,方才无声地叹出一口浊气,却仍然不留一丝缝隙地抱着怀中的暖香。
    不知过了多久,明明的神志终于从漂浮中回归躯体。晏初飞轻柔地吻着她的脸颊耳畔,无限温存。
    攀着晏初飞的颈项,明明温驯娇软地依偎在他肩头。
    如果她现在死了,应该算是死在人生最幸福的时间段吧。
    哥哥功成名就,弟弟自食其力,叶菱吴言新婚,母亲大器晚成,她……
    被人爱,被人疼,被人倾心以待。
    还不止一个。
    这么想着,妍丽的小脸晕开樱花般清雅又恬静的笑容。
    “在想什么?”晏初飞抱着明明躺下,亲亲她秀气的鼻尖。
    明明凝眸望着晏初飞,眸光柔意醉人。
    小肚子里被男人射满了精液,半软的肉棒还故意堵在小穴里不让精液流出,腿心粘腻不适,她却不想抗议。
    “在想我现在要是死了,也是个Happyending。”
    “胡说!”晏初飞拧眉斥道。听到她说“死”,胸腔内外乍然撕裂般疼痛,再一想之前的车祸,他恨不得把她变小,时时刻刻揣在怀里。
    “真的,心里话。”抚摩着晏初飞成熟英俊的面容,明明平和道。
    演绎过那么多跌宕起伏的故事,饰演过那么多充满魅力的角色,他已经将那些角色的人生与神髓沉淀进了身体里、面容里、眼眸里,看着他,就像在读一个个无比吸引人的故事。
    他是影坛公认的瑰宝,征服了无数男女老少。
    这样的他,愿意爱她。
    即使她贪婪、荒淫,践踏伦理道德。
    哪怕现在只是他一时的鬼迷心窍,也足以让她引以为傲。
    让她感激。
    “你还行吗?”明明笑。她当然知道说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出乎意料的,她的燕并没有眸色一沉当即教训她,而是将她抱进了浴室,温柔地帮她清洗。
    浴室play,没有。
    他看着她身上淤青皱眉的样子,也很帅。
    “睡吧。”将明明抱回大床,晏初飞侧躺在她身旁,曲臂支着头低声道。
    “嗯?”明明故作讶异,“就做一次?”
    “先欠着。”
    “你欠我还是我欠你?”
    “……区别在哪?”
    明明想了想,好像不管怎样都是她被操得死去活来,也就笑笑不再去想。
    “还不困,聊聊你们电影拍摄的情况吧。”
    “……想步少文?”晏初飞发现自己这句竟没有多少醋意。
    “想,”明明恋慕地望着晏初飞,“也想你。”
    “……”晏初飞点点明明的额头,心中柔如浓蜜。
    以晏初飞的高要求,步少文的表现只能说差强人意,但他本就是看中步少文的成长性,倒也不急于一时。聊了半天步少文,晏初飞忽而话风一转,“说说你哥哥。”
    “我哥?你……”明明迟疑。
    “是,我在意,但在意的重点不是你们的血缘,而是我想知道我还有个什么样的情敌。”
    “情敌?哈哈……”明明笑开了花,“不是情敌,怎么可能是情敌!”
    “怎么说?”
    明明笑着咬咬唇,想着告诉晏初飞也不是不行,就坦白讲了哥哥暗恋李恩诺多年的事,以及上次他们分手那天,哥哥误以为她乱约炮,生气失态,她因害怕失去哥哥半逼半诱,跟哥哥发生了关系。
    “你是说,你哥哥是同性恋。”
    “嗯,李恩诺你也认识,品性样貌都不错,只可惜是个直男,不知道我哥什么时候才能放下。”明明百无聊赖地用指甲挠挠晏初飞胸前色泽很深的乳粒,忧心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哥放下了李恩诺,但要你和他两个人过一辈子呢?”
    明明沉思。
    “别想,不用想。他喜欢的是男人,怎么可能要你陪他一辈子。”将明明搂进怀中,晏初飞沙哑道。
    明明放松下来,轻笑,朝他怀中拱了拱,“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是在你们不要我之后。”
    “……睡吧。”
    晏初飞轻抚着怀中人儿的发顶,静静地等她安睡。
    同性恋?暗恋李恩诺?
    他只能说,他的宝贝儿完全不了解男人。
    —————————————@
    小剧场:
    李恩诺:哎哎哎!什么叫做“可惜”我是个直男?
    林复:老燕子自制力不错啊,旷了那么久,一次就收手了!
    明烜:啧啧!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酸呢?
    晏初飞:来日方长。
    李恩诺:喂喂喂!有没有人听见我说话?
    林复:你哪凉快哪待着去!再想打明明主意,我让你再也直不起来。
    李恩诺:……
    江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时间过得太快啦!!!忙疯啊!一个星期一晃就过去了!
    看更多小説儘在ΗàìτànGSんùωù(海棠書屋)點CǒM